楞严经唱诵网

译文 音频 视频 注音
经典 结缘 共修 感应

楞严经要义

编辑:冬萱 时间: 2020-05-06

  师兄在修行楞严经前,最好就是要选择带拼音的楞严经,这样师兄在念诵的过程中,就不会有错误发生,而且师兄修行楞严经的效果也会更加的好,同时师兄能够了解的内容也会更加的多,下面我们就先去了解楞严经要义吧!

  楞严经要义:

  《楞嚴經》修學的重點,簡單的說就是在修習《首楞嚴王三昧》。我們在講《首楞嚴王三昧》內涵之前,我們先跟大家說明一下,為什麼我們要修習《首楞嚴王三昧》?到底這三昧對我們在當中,修行有什麼樣的好處?

  在大乘佛法的內涵當中講到,宇宙間有二種的力量是特別的殊勝廣大:一個我們內在心靈的力量,一個是外在佛陀的力量。當我們這念心很清楚的現前,很堅定來憶念阿彌陀佛功德的時候,這時候所謂能念的心不可思議,所念的佛不可思議,這時候產生了一種感應道交。

  在感應道交的狀態之下,使令我們的生命產生重大的變化;從現世來說,讓我們業障消除福慧增長,創造了今生的安樂;從來生來說,使令我們在臨終的時候,蒙佛接引往生西方,成就一種來世的解脫。感應道交可以說是我們所有〔淨土宗〕的修學者所追求修學的最終目標。

  但感應道交的內涵我們過去也一再的強調,以心力為主導,佛力只是一個被動的配合。也就是說,假設我們內心產生了障礙,特別是煩惱的障礙,這時候即便你憶念阿彌陀佛,這樣的加持力是非常的有限,這樣的感應的力量就相對的就減少很多。所以感應道交的先決條件,我們必須要破除煩惱的障礙,必須安住在正念,這是非常重要的標準。

  「安住正念」在《楞嚴經》裡面它講一個觀念:我們這一念心是一體二面的,我們有時候產生煩惱變成一個魔鬼,我們有時候安住在正念,變成一個佛陀;我們這一念心有時候魔鬼、有時候是佛陀,它是一體二面的。問題是我們怎麼樣將魔鬼勢力、煩惱的勢力降低,把正念的力量加強。

  當然我們佛教的修學有很多的方法,都可以對治煩惱,譬如持戒,譬如我們修四念處…都可以。但是這樣的對治,一般來說只是一個表面上的對治,從一種功能作用上的對治,我們說是如石壓草。這地方草很多怎麼辦呢?我把那石頭舖上去,這草生長的勢力就降低,但是我們就沒辦法從根本上去把它拔除。

  本經《首楞嚴王三昧》它的特色,是把煩惱的根源找到,然後把它拔掉,從根本上去破壞煩惱的勢力。當然煩惱的根被破壞以後,它上面枝葉花果的勢力相對減低了;我們再配合持戒,再配合四念處來對治,這效果就更好了。

  我們在進入《楞嚴經》正文的時候你會發覺,它剛開始先找到問題的根源,然後告訴你怎麼把這根源拔除。《首楞嚴王三昧》它的一個特色,它能夠讓我們很快的從煩惱中解脫出來「安住正念」。這就是我們在研究《楞嚴經》時候,能夠使令我們很快的保持正念,乃至於達到臨終的正念;有臨終的正念,感應佛陀的加被而往生淨土。這也就是我們一般常說的「禪淨雙修」,以禪觀來破除煩惱的勢力,以念佛增長我們的功德,這樣的配合就非常的殊勝,這也就是我們修習《首楞嚴王三昧》的目地,就是能夠達到臨終的正念。

  甲一、總說 (分二:乙一、讚嘆述益。乙二、誓願請加。)

  乙一、讚嘆述益

  「妙湛總持不動尊 首楞嚴王世希有

  銷我億劫顛倒想 不歷僧祇獲法身

  這段經文是阿難尊者在聽佛陀講完《首楞嚴王經》三卷的觀念以後,他開悟以後講出的一句偈誦,來表達它內心的狀態。這段偈誦蕅益大師的科判叫做「讚嘆述益」,讚嘆法門的殊勝,而敍述自己所得到的利益。第一段講到「讚美人法」,先讚歎能說的人,再讚歎所說的法。

  「讚嘆人法」

  『妙湛總持不動尊』

  讚歎能說法的佛陀,佛陀您能夠把這《首楞嚴王》的法門傳授出來,這件事不可思議。佛陀能夠將此法門傳授出來,表示佛陀的心是安住在《首楞嚴王三昧》。蕅益大師他就用《首楞嚴王三昧》的三大特色來詮釋這段經文。

  什麼是『妙湛』呢?就是《首楞嚴王三昧》的第一個特點,它是隨緣不變的;也就是說,修行者根據空觀的智慧來破除我們心中的執取,而安住在不變的體性,不會隨因緣變化的稱之為「妙湛」。

  『總持』發明不變隨緣的作用,在不變當中隨順種種的因緣,能夠善巧方便來積功累德,成就自利利他的功德,總持總攝一切的波羅蜜。這是講到它隨緣的作用,是修習假觀。

  『不動尊』是修習中觀,當我們把空假二觀達到平衡的時候,顯現的一種相貌就是“不動”,不為一切內外的魔境所擾動;內在的魔境就是我們的煩惱,外在的魔境《楞嚴經》所強調的就是鬼神道;不為內在的煩惱,不為外在的鬼神所擾動。

  所以這個『妙湛總持不動尊』就顯現整個《首楞嚴王三昧》內心的狀態是不變的、是隨緣的,而它的總相貌就是“不動”。

  而怎麼樣能夠成就這樣的心態呢?

  『首楞嚴王世稀有』我們必須透過《首楞嚴王》法門的修學,才能夠達到的。《首楞嚴王》翻成中文叫做「一切智的究竟堅固」,我們以這樣的心態來做一切的功德,第一、它是究竟圓滿沒有欠缺;第二、它是堅固不可破壞的,你安住在不變隨緣,隨緣不變的狀態,你修習所有的善法,布施、持戒、忍辱……都不能破壞,特別的堅定。《首楞嚴王三昧》包括究竟義跟堅固義,這法門是非常珍貴稀有的,佛陀也不是隨便開顯的。

  (說明阿難尊者,在修學過程當中他自己得到的利益)

  『銷我億劫顛倒想 不歷僧祇獲法身』

  《首楞嚴王三昧》它所破的當然是煩惱。我們剛剛講過煩惱它是有根本的,什麼是根本呢?《楞嚴經》講生滅心或講妄想,這地方講顛倒想,這都是煩惱的根本。

  我們解釋一下:

  顛倒想我們又叫妄想,在《楞嚴經》的觀念,它第一個要你分別真妄。我們這一念心,你要隨時知道你現在是安住妄想還是安住在真心。那麼怎麼知道真心跟妄想呢?《楞嚴經》做出一個判斷的方法,什麼叫顛倒想?

  “想”是沒有錯,人是應該有思想,問題是不能落入顛倒;當我們的心跟外境接觸的時候會產生一個感受,而我們的想法是跟著外在的感受而走,跟著感覺走這就是顛倒想,因為這個就會引生煩惱。譬如我們吃苦瓜,當我們的舌頭跟苦瓜接觸的時候,有一個苦的感受;這“受”我們就產生一個想法,這苦瓜不好吃,這個就是顛倒想。我們今天去吃蜂蜜,我們的心跟蜂蜜接觸的時候,會產生一個感受,一個甜蜜的感受,這蜂蜜很好吃,這也是顛倒想。當你的想法是由感受來牽動的,這就是顛倒想。

  那什麼是真實的想,真心出來的呢?譬如說我要利益無量無邊的眾生,你這想法是從你內在對道理的思惟而產生的一個想法,是從內心生起的,這就是真實的想。

  所以我們在判斷什麼是顛倒想,什麼是真實的想,你要找到它的根源是從哪裡來的;只要你這想法是從外面來的,通通是妄想,通通是痛苦的根源,這都是你要破的。就是說我現在有一個想法,你問他,「你從什麼地方來」?這想法是我跟外境接觸的時候而產生的,外境消失了我這想法就消失,這就是顛倒想。我今天生起一個想法,外境不管怎麼變,我一定要利益有情,我一定要弘揚佛法,外面怎麼變你的想法還是不變,這就是真實想。只要從內心深處生起的想法,這就是真實的功德,由外境的刺激引生的就是顛倒想。簡單的判斷就是這樣,當然《楞嚴經》它會很詳細的說明。

  總而言之,阿難尊者說:「這法門我得到最大、最大的好處,就是消滅我的顛倒想」。《楞嚴經》說:所有的煩惱有一個根本,不管貪欲、瞋恚,就是顛倒想。你這根拔掉以後煩惱就沒有根本了,所以當我們把顛倒想拔掉以後,就很快能夠証得清淨的法身。

  這是講到阿難尊者修習《首楞嚴王三昧》,所成就的一個自利自受用的功德。當然它的功德不僅於此,它會產生利他的功德。

  乙二、誓願請加

  願今得果成寶王 還度如是恒沙眾

  將此深心奉塵剎 是則名為報佛恩

  伏請世尊為證明 五濁惡世誓先入

  如一眾生未成佛 終不於此取泥洹

  大雄大力大慈悲 希更審除微細惑

  令我早登無上覺 於十方界坐道場

  舜若多性可銷亡 鑠迦囉心無動轉」

  (出自《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》

  《楞嚴經》我們剛剛前面講過,我們剛開始在修學不變跟隨緣的時候,先從我空法空的智慧,破除顛倒想,成就不變的體,先悟入這個“體”。接下來從這個“體”依體起用,產生隨緣的作用,這就是菩薩的誓願。這時候他發起一個菩薩的誓願,而且請求佛陀再一次的加持。

  這段經文蕅益大師分成三小段:第一、發大誓願。

  當阿難尊者消除顛倒想以後他說:我對於未來有二個祈望,第一、『願今得果成寶王』我希望我能夠趕快成就無量的波羅蜜,成就佛陀,成就寶王。第二、『還度如是恒沙眾』,我希望以我的波羅蜜,來救度一切恆沙的眾生,下化眾生。

  這樣的上求佛道下化眾生,他的心態是怎麼樣?『將此深心奉塵剎』。

  這段話最主要就是「深心」。古德解釋「深心」就是真實不虛妄的心,不為名利,不為人天果報,不求二乘涅槃,一心一意為了眾生、為了菩提這種深心。當然阿難尊者能夠生起這樣的深心,也就是因為他經過《首楞嚴王三昧》的洗滌,消除了顛倒想才做得到,沒有夾雜任何的顛倒想,依止上求佛道下化眾生,來報答佛陀的說法之恩『是則名為報佛恩』。

  這一段蕅益大師說:它是一個總相的菩提心,一般性的菩提心 。

  (別相、增上菩提心)

  『伏請世尊為證明 五濁惡世誓先入 如一眾生未成佛 終不於此取泥洹』

  阿難尊者這時候跪在佛前,請佛陀來證明他的內心。他說:我今天要度眾生,是怎麼來度眾生呢?是『五濁惡世誓先入』。

  這地方就很特別,蕅益大師說:五濁惡世的特色,從外在的環境來說,「去佛久遠,魔強法弱」;五濁惡世就是染汙的力量很大,清淨的力量很少,誘惑很多。從內心的世界說,眾生煩惱粗重,剛強難化;眾生這個時候煩惱很重,到無濁惡世大家都很重。在這樣一種外緣跟內因都非常汙濁的環境之下,一般的菩薩是不敢來到這個世界度眾生。阿難尊者他以堅固的誓願,他說:『五濁惡世誓先入』。而且他說假設一個眾生他沒有成佛,他絕對不成就大般涅槃。

  蕅益大師他在講別相的菩提心時他說:「菩薩的誓願,是以他心中的智慧作基礎」。阿難尊者今天敢發一個這麼重的誓願說:『五濁惡世誓先入』,表示阿難尊者是透過《首楞嚴王三昧》而成就了“心佛眾生”三無差別。他能夠從眾生的妄想當中,找到清淨的本體,說是「把心帶回家」;而從這“家”當中,他產生了一種同體大悲,方能致此,才能夠發起這樣的誓願,否則一般人不敢發這種『五濁惡世誓先入 如一眾生未成佛 終不於此取泥洹』。表示阿難尊者已經過《首楞嚴王三昧》,也真實的洗滌他的顛倒想,真實的找到他自己的家。

  『大雄大力大慈悲 希更審除微細惑

  令我早登無上覺 於十方界坐道場』

  請佛加被:阿難尊者他只是悟得清淨的法身,他還未証得,所以他再次請佛陀。「大雄」是佛陀的法身;「大力」是依止法身所產生的智慧,它能夠破煩惱障;「大慈悲」是依法身所生的慈悲心。

  阿難尊者這時候,他希望能夠更進一步消滅他微細的煩惱。在蕅益大師的判教,阿難尊者他這候覺悟了清淨法身,他的階位是“圓教的初信(住)位斷見惑,他知見的煩惱破壞了,但是他還有愛取的思惑。

  就是在《楞嚴經》佛陀說:「阿難尊者你已經覺悟了清淨的法身,你也知道妄想是不真實的,是外境的刺激產生的,你現在慢慢的能夠不為煩惱所擾動,能夠成就不動尊。但是你無量劫來在六根門頭中累積很多的習氣,這個都要消除」。「微細惑」就是要經過二十五圓通,六根、六塵、六識、十八界,從六根門頭當中,去洗刷我們過去所殘餘的煩惱習氣。

  這段經文等於是承先啟後,把前面三卷的觀念作一個總結,又帶動下一段二十五圓通的修行。所以他說『希更審除微細惑』,等於是再一次的請法,使令我能夠早一點把六根的煩惱洗乾淨,而成就無上菩提,到十方界去廣度眾生,這是請佛陀更進一步的加被。

  說明道心不退:『舜若多性可銷亡 鑠迦囉心無動轉」』

  阿難尊者修習《首楞嚴王三昧》的特點,就是道心不退。“舜若多”指虛空的意思。虛空是無形無相的,我們看到樹木被颱風一吹倒了,房子也被颱風吹倒了,但是我們沒看過虛空被破壞了。

  這段的意思是說:即便虛空是可以破壞,即便鑠迦囉(金剛),是可以破壞,我的心還是不動轉。

  這段的經文可以看出《首楞嚴王三昧》它的特點:第一、《首楞嚴王三昧》的理體,它所根本的思想就是『妙湛總持不動尊』,不變跟隨緣二種觀念。我們這一念心跟這觀念接觸了以後,產生一個“修德”。這樣的修學有什麼好處呢?從自利的角度能:『消我億劫顛倒想 不歷僧祇獲法身』,破除我們的顛倒想,從利他的角度,我們能夠產生堅固的誓願:『五濁惡世誓先入 如一眾生未成佛 終不於此取泥洹』。

  《首楞嚴王》的殊勝,它能夠從這地方來加深我們自利利他的功德。

  甲二、別釋

  乙一、原文

  大佛頂者。即心自性之理體也。隨緣不變。融四科而惟是本真。不變隨緣。妙七大而各周法界。喻冰水之始終。惟是濕性。譬太虛之羣相。不拒發揮。十界一心事造與理具。徧攝徧含。一境三諦。橫辨與豎歷。非並非別。依此成自行因果。故名如來密因修證了義。即此為化他因果。故名諸菩薩萬行首楞嚴。因果妙修。全歸性具。化他力用。寧隔體宗。二本明而金沙立辨。二義决而華屋有門。圓通既陳。信方便之無非聖性。圓根既選。知耳門之獨利此方。明誨殷勤。戒乘俱急。道場安立。顯密互資。無漸次而立漸次。能歷之正助圓彰。即位次而非位次。所歷之轉依如幻。精研七趣。祇因迷此大佛頂理而妄受輪迴。誰達空華無別體。詳辨五魔。本求悟此大佛頂理。而中途成惑。那知妄想作根原。是誠一代時教之精髓。成佛作祖之祕要。無上圓頓之旨歸。三根普被之方便。超權小之殊勝法門。摧魔外之實相正印也。所以一念示人。滅業障如翻大地。依教行道。成菩提如觀掌果。智者大師。聞名遙禮。不憚其勞。般剌尊者。剖膊遠傳。不辭其苦。智旭生逢像季。獲遘雄詮。自非大士神功。曷繇染指。特以文圓義妙。旨遠趣深。註疏雖多。宗極未立。悲了義之尚隱。痛迷津之孰告。不辭固陋。聊殫隙明。徧採眾長。折衷一理。研精竭思。再述玄文。不敢與前人苦較是非。但自向斯經深求脈絡。願我同仁。虛心著眼。必有知其同異淺深。違順得失者矣。

  (出自 藕益大師全集 第六冊《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証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》玄義

  這段是蕅益大師他在解釋楞嚴經之前的序,這段序蕅益大師講了三個重點:第一他先解釋經題,第二他將經文的綱要作說明,第三講他自己作《楞嚴經》註解的心態。

  乙二、釋義

  丙一、約經題明性修二德

  從經題中我們知道《首楞嚴王三昧》它所依止的性德跟修德。

  發明真性

  “性”就是真實的理性,這個就講到性德。我們整個《楞嚴經》的修學觀念,就是根據《大佛頂》這三個字(到經文再解釋)。

  簡單的想《大佛頂》就是真如理。蕅益大師說:其實《首楞嚴王三昧》就是在正念真如。真如理表現在內心,我們稱之為「佛性」;表現在萬物稱之為「法性」。《大佛頂理》就是我們所依的性德。

  《大佛頂》是什麼相貌呢?

  即心「自性」之理體也。這地方的關鍵就是「自性」。我們在修《大佛頂》的時候你要有一個觀念,《大佛頂》的道理是本來就這樣子,「自性」就是眾生本具的,我們只是把它恢復它本來的相貌,不是你後來增加的。譬如你從小接受教育,我們要好好的幫助別人,我們要好好的讀書。這觀念是怎麼來的呢?這不能說本具,因為你是受過教育,經過後來的薰習產生,這是外來的。但《大佛頂理》不是,是不管你怎麼流轉,你永遠不會改變的一個本性。當然我們現在離我們的本性很遙遠,所以到底什麼是我們的本來面目呢?

  蕅益大師說:「我們的本來面目,有二個相貌:

  一、隨緣不變,融四科而惟是本真。不變隨緣。而妙七大而各周法界」。

  我們原來的面目有二個面目:一、不變性,二、隨緣性。我們凡夫就是失掉這個不變,二乘人失掉隨緣。

  我們簡單講一下:

  凡夫的心是變來變去的,到處亂變,你看我們的心跟如意的環境接觸產生一個樂受,產生貪愛的想法,我一定要越多越好;我們接觸的環境是我們不如意的,我們不喜歡的產生苦受,我們就跟著這個感覺走,我們就產生瞋心,這個東西對我越少越好;我們產生一種不苦不樂的感受,我們產生愚痴,我們產生情執,產生愚痴的想法。

  我們的心是變來變去的,一下子起貪,一下子起瞋,下子起痴。怎麼會這樣子呢?我們就是被感覺、被這個“受” ,心隨妄轉被帶著走。所以我們凡夫變到最後連自己什麼相貌都不知道,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,我們完全被感覺、被感受、被外境來牽動,我們凡夫失掉不變的理體。

  在整個四科(五蘊、六入、十二處、十八界),這到經文都會詳細說明,簡單的講就是身心世界,就是“色心”二法。總而言之,你要在身心世界當中找到一個不變的理體,然後從不變當中,再從七大而顯現種種的清淨法界,種種的莊嚴。二乘人「失其隨緣之用」,二乘人是完全不變、完全不動,就失去了積功累德的機會,所以《楞嚴經》講隨緣講得很清楚

  你看《楞嚴經》講空性,講發明不變的體,講得很清楚,它講因緣觀「假觀」講得更清楚。

  講因緣法是怎麼樣?

  「循業發現」每一個人都活在自己的因緣當中;你有你的小因緣,它講到共業跟別業,而我們又有一個大因緣。而我們的小因緣又在大因緣中繞轉。

  那這怎麼辦呢?

  從《楞嚴經》的觀念主要就是修六個字「明相位、立德業」。首先我們要在因緣當中,找到相狀,這什麼樣的因緣,然後找到自己的定位 。

  我們一個人很容易犯錯,有一個重要的因素,我們站錯位子;你看我們出家眾有三個階位,剛開始「淨罪集資」,第二階段「積功累德」,第三「安養進修」。每一個階段都有它應該做的事情,你應該進修的時候跑去弘法,你現的因緣該弘法的時候,你跑去進修,這個都是找錯了定位。乃至於我們在整個僧團,在整個佛教界都有自己的定位,因為我們深受過去業力的影響。

  我們在佛法修學不能否定過去的業力「循業發現」,我過去有一股很強大的業力,雖然我們知道一切法是空性的,但是在不變當中它會顯現身心世界,而每一個人深受你過去業力的影響。但你不能離開因緣,《楞嚴經》說你要「就路還家」從因緣當中回家,所以你要找到你的定位。第二個更重要“立德業”在你的因緣當中去修學。

  其實整個《楞嚴經》的觀念,它就是在發明怎麼樣的隨緣不變。第一先成就自利的功德, 然後告訴你怎麼樣從不變當中,來隨緣積功累德。整個十卷的經文就講這二個觀念,一個「從假入空」,一個「從空出假」。它的經文講得非常的詳細,佛陀舉了很多很多的例子,他一定有辦法讓你懂。

  喻冰水之始終。惟是濕性。譬太虛之羣相。不拒發揮。

  當我們攝用歸體的時候,我們發覺冰相狀是堅固的,這表示一個人的“惡念”;水是柔軟的,表示一個人的“善念”。其實不管惡念善念,它的體性都是濕性,它的體性都是清淨本然不變的“體性”。這是發明它的不變之體。

  譬太虛之羣相。不拒發揮。

  當我們從空出假的時候,你看虛空是很大,它本身沒有形相,但是它又不障礙所有的形相去發揮,你要蓋房子也可以,你要種樹也可以,這是說明它隨緣的妙用。

  十界一心事造與理具。徧攝徧含。一境三諦橫辨與豎歷非並非別。

  整個十法界(四科,七大)就是我們的身心世界。諸位要知道一個觀念,《楞嚴經》講得很多很多,海公在講《楞嚴經》他講一個觀念:「所有《楞嚴經》的經文,沒有離開你當下的身心世界,不管它再怎麼談玄說妙,都是在講你現在的身心世界」。《楞嚴經》是就著因緣來發明真理,沒有離開你的身心世界。

  十法界就是你的身心世界,而身心世界從內心來說,它是事造理具;事造是講隨緣的作用,理具是講不變。從外境來說是橫辨豎歷;橫辨就是隨緣,講到差別相;豎歷就是不變,講無差別相,它是非並非別。

  《楞嚴經》的真如理,我們看它經文的結構,它要你先發明內心的真如,你的心先調整好,你的心先找到不變隨緣、隨緣不變;然後再找外境,哦、原來外境,你的身心世界是不變隨緣,隨緣不變,一切的外境也是不變隨緣,隨緣不變。

  這是第二個,第三它告訴你,你內心的真如跟外境的真如是怎麼樣的關係,你怎麼用內心的真如來帶動外境的真如。《楞嚴經》講真如理講三件事,第一講內心的真如,第二講外境的真如,第三講內心的真如跟外境的真如有什麼關係。這三個主題講了三卷半。

  淨業學園04講次 講義第三面

  丙一、約經題明性修二德。

  蕅益大師先解釋經題的含義,經題當中先解釋《大佛頂》,這《大佛頂》是整個《楞嚴經》修學的觀念。你整個修學觀念,你最高的指導原則是什麼?就是保持「隨緣不變跟不變隨緣」在不變跟隨緣當中達到平衡的狀態,這就是《大佛頂》。

  《大佛頂》有什麼好處呢?它會成就自利的功德跟化他的功德 。

  自行化他:

  依此成自行因果。故名如來密因修證了義。即此為化他因果。故名諸菩薩萬行首楞嚴。

  前面《大佛頂》是個道理,一個修行者,我們這明了的心,當我們順從這道理去思惟,順從這道理去修行的時候,它可以成就自行的功德,就是《如來密因修證了義》。我們前面說的「銷我億劫顛倒想,不歷僧祇獲法身」,破除我們不必要的妄想。第二、我們順著這個道理去思惟,能夠成就化他的功德,能夠《諸菩薩萬行首楞嚴》能夠強化我們的菩薩願望,使令我們的願望不退轉,「五濁惡世誓先入,如一眾生未成佛,終不於此取涅槃。」

  《大佛頂》的道理對於我們自利利他是很有幫助的,這講到它的修德;“修”包括成就自利的功德,也包括成就利他的功德。

  總結、性修不二:

  因果妙修。全歸性具。化他力用。寧隔體宗。

  因果妙修,就是「修」是一種造作,你要去造作,你要去思惟;這種自利利他的因果的修德,其實是從性德而來的。如果佛陀不跟你講這種觀念,你也不能夠成就《修証了義》你也不可能修萬行成就《首楞嚴》,所以它是由性德所引生的。但性德「化他力用。寧隔體宗」。因果妙修講修德是由性德而起,但是這性德也沒有離開修德,所以講,化他力用,寧隔體宗。

楞严经要义

  依止性德而生起修德,而修德還能夠開顯性德「稱性起修,全修在性」。我們剛開始是根據一個很粗略的觀念來開展出自利利他,自利利他以後,我們對這觀念更清楚了,更清楚以後我們就開展出一個更大的自利利他,那這自利利他又使令我們的觀念更清楚。所以理論來幫助我們修學,而修學又讓我們更加了解理論,所以到最後是性修不二。

  理論上是,隨緣不變,不變隨緣,性德是這樣子的,但實際在操作的時候,我們看《楞嚴經》的整個次第,它實際在修德的時候,它剛開始偏重在不變;你在變化當中,先把那不變的清淨本體找出來,它很強調這個。《楞嚴經》的經文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經文在成就不變,發明隨緣的部份少,它很強調自利的功德,雖然它理論上是,不變跟隨緣,但是它成就的過程還是有它的先後次序。

  丙二、示經要並稱嘆法益(一、經文要義。二、稱嘆法門殊勝。)

  蕅益大師在講《楞嚴經》的正宗分,其實是有六大科,而這地方分成五部份,少一個部份是解釋經題,因解釋經題前面解釋過,所以剩下五大科。

  一、分別真妄。

  二本明而金沙立辨。

  《楞嚴經》剛開始佛陀花了三卷半,來分別什麼是真心,什麼是妄心。佛陀對煩惱剛開始都沒有加以說明,他只告訴你反正你所有的煩惱都有一個根本,所有的功德也有個根本,這叫二種根本。

  佛陀剛開始的時候祂並沒有在枝末上、在作用上做分別,祂只告訴我們說:「一切法因緣生」。而有二種的因緣,一種是雜染的因緣,所謂的煩惱障、業障、報障,這種惑業苦流轉的因緣;另外一個因緣是法身般若解脫,產生無量功德莊嚴的因緣。

  為什麼有些人能夠啟動它的內心,創造很多的功德,有些人會啟動它的內心,造了很多的煩惱,招感很多的業,而成就生死輪迴呢?

  佛陀說:因為我們的根本錯誤。

  這二種根本就是一個「常住真心」是清淨的根本,而「攀緣心」是雜染的根本;二種根本一個是常住真心,一個是攀緣心。

  這二種根本講出一個譬喻,就像「金沙立辨」。我們加以說明:

  我們今天看到一個金礦,我們知道它不是完全是黃金,它也不是完全是泥沙,它是黃金跟沙的和合。但是它本來是黃金,金礦剛開始是只有黃金,而後來風吹雨打日曬,慢慢慢慢這泥沙就進來了,到最後黃金跟泥沙就混在一起。混在一起沒關係,黃金的本質沒有改變,我們只要加以陶ㄊㄠˊ冶ㄧㄝˇ把沙去掉,黃金的本質遲早又顯現出來。這地方的意思是說,真心跟妄心,我們凡夫永遠是混在一起。

  我們現在修行人的問題在哪裡?

  有時候我們安住在真心,生起戒定慧的功德,我們有時候安住在妄想,產生很多的貪瞋癡。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分別,先把它分清楚,先搞清楚什麼是主人,什麼是賊,你還沒抓賊之前,先產生判斷力。

  古德說:妄想跟真心的判斷,「妄想是離塵無體」,離開了六塵的境界它沒有自體,而「真心是離塵有體」。我們加以說明:

  我現在生起一個想法,這東西很好吃,這是一個“想”。那你要知道這個“想”到底我是要隨順它讓它增長廣大,還是這個想法我應該把它消滅,它是個賊我應該把它消滅。

  首先你要看它,你覺得這東西很好吃,這想法是怎麼來的,你要找它的根源,它有沒有根源。是因為這東西你跟它接觸,產生一個歡喜的感受而產生的,當你這樣的外境拿掉以後,這心就消失了,這是標準的攀緣心;因為它的根源是在外面,它生起的根源是從外面來的,這就是“賊”,因為它會破壞你的功德,這種想法你要趕快把它消滅,對你是障礙。

  我一定好好的拜佛,這也是個想法,這想法是怎麼來的?

  因為拜佛能夠消業障增福慧。我們是從內心道理的思惟而產生的,離開六塵的境界,它本身有一個自體的,它的自體是從內心生起的。妄想的根是從外來的,外境的刺激產生感受,真心的根是從你內心道理如理思惟而產生的。所以你只要找到它的根源,你就知道它到底是個黃金是應該保留,還是一個礦沙,應該趕快把它消滅。

  佛陀講這觀念講了三卷半,七處破妄,十番顯見。《楞嚴經》在破除虛妄,開顯真實的時候,它很強調你一個人不要跟著感覺走,要跟著道理走,你不要老是做我喜歡做的事,那就完了!要做你應該做的事,你整個行動要從理性的思惟產生。

  這段是分別真心跟妄心的相貌,這是第一段,講了三卷半。(講觀念跟理論)

  二、返妄歸真。這也講了三卷半。講修行的方法,我現在知道什麼是妄想,什麼是真心,我起妄想的時候怎麼辦,要怎麼把它帶回來帶到真心,它整個回家的過程。

  二義决而華屋有門。(道前基礎,修習三昧的基礎)

  第一、“二義”佛陀在講二十五圓通之前,講到二決定義。你現在要把妄想消滅,要把真心慢慢的開顯出來,首先你要產生二種決定的理解。

  第一、你要審查你的因地發心。

  你為什要修學?因為你的願力,會產生你內心的引導,所以第一先審查你是不是真實的發菩提心。

  第二、審查煩惱的根本。

  說你要對治煩惱,那煩惱在哪裡呢?這地方講到六根門頭,其實煩惱就隱藏在六根門頭。我們這一念心要跟外境接觸要靠六個門,眼耳鼻舌身意六個門。當然這六個門你不能關起來,所以你造惡業是六根,但是你成就功德也是靠六根。問題是你能不能把六根的煩惱洗乾淨,使令這六根放光。

  華屋有門。華屋就是涅槃。你要先找到你的門,進入這房子的門就是六根,先把煩惱消掉。第一個發起你的菩提心,這是道前基礎。就是你今天帶了很多軍隊要去打仗,第一個你要知道你為什麼要打這場仗,你的目標在哪裡?你為什麼要打這個仗呢?你是為了成就人天福報,為了成就二乘涅槃,還是成就佛陀?你打仗的動機在哪裡。第二、你要知道盜賊在哪裡,你的軍隊很強,你找不到盜賊。

  「二義决」就是講到二種修學的基礎。

  第二、講「正修三昧」

  正修三昧當中有二個重點,第一是講到正行跟助行。《首楞嚴王三昧》的正行就是二十五圓通。

  圓通既陳信方便之無非聖性。

  「圓通」 既陳 信 「方便」 之無非聖性。

  剛開始佛陀講二十五圓通,是講二十五個法門,都可以返妄歸真,都可以把心帶回家。二十五個法門是哪些呢?六根、六塵、六識、七大(地水火風空根識)。其實這整個二十五圓通就是你的身心世界,都可以把心帶回家,每一個都是悟入《大佛頂性》的方便。

  圓根既選。知耳門之獨利此方。

  「圓根」既選 ─ 知 ─「耳門」─ 之獨利此方

  佛陀講完二十五圓通以後,佛陀說這二十五個法門也不能全部修,要找一個契機的「圓根」。這“根”特別契我們娑婆世界的根基,找到二十五圓通當中的「耳根圓通」特別適合我們。二十五圓通在古德的注解有二個法門是特別重要的,第一、耳根圓通章,第二、念佛圓通章。

  「耳根」為什麼它特別厲害,因為我們耳根它的功能是全方位;你看你眼睛只能看一百二十度,你的後面看不到,耳朵你聽聲音是三百六十度,後面有人叫你,你還是聽得很清楚,它的功能特別廣大。二、它的功能特別堅固,你看你用眼睛看一佛像,看一個小時就很累了,你聽聲音聽一天都不覺得累。耳根你可以不斷的去用它,它不會有疲憊的感覺。在整個二十五圓通當中,因為耳根它的功德廣大,而且它的功能也特別的堅固,所以用耳根。

  這地方的耳根圓通它是要你聽聲音,譬如你現在聽聲音……你聽到一些聲音。我們習慣性的聽到聲音以後就會產生感受,而後隨著聲音去流轉,我們一般是向外攀緣,因為有感受的刺激產生攀緣心。

  這時候不是,是「返聞聞自性」;說你怎麼會聽到聲音,你為什麼能聽到聲音呢?

  那能聽的是誰,是誰在聽聲音?

  這時候你開始向內去觀察,就是那個“心” 再觀進去,再慢慢的觀進去,到最後“啪”!清淨本然周徧法界,它找到那個「聞性」。我們的佛性表現在眼睛叫「見性」,表現在耳朵叫「聞性」,見聞覺知都有它的本性,你任何一個地方回家,都可以找到你的家。耳根圓通它的所緣境就是你清淨的本性,是從聽聲音當中迴光返照。

  「念佛圓通章」不這樣,它的所緣境是佛號,直接憶念佛號直接感應道交,然後悟到本性。這二個是不一樣的,這二個到經文再詳細說明。總而言之,它整個正行就是要你,返聞聞自性。

  (助行有二)修《首楞嚴王三昧》有二個地方要注意:第一、四種的清淨明誨

  一、明誨殷勤。戒乘俱急。

  這是三世諸佛一種很明確教誨。佛陀的戒法有性戒跟遮戒。遮戒有時候是因時制宜,哪一尊佛到這個地方,他有時候有制,有時候沒有制,因為環境不同、根機不同,但是殺盜淫妄是四根本重罪,三世諸佛出世一定會制的。

  四種明誨就是,不殺、不盜、不淫、不妄,這是三世諸佛很明確的教誨,這一定要遵守的。修《首楞嚴王三昧》你要守四根本重罪。(這是第一個助行)

  二、道場安立。顯密互資。

  修《首楞嚴王三昧》你要有一個道場,要有一個清淨的環境要結界,而且要持咒。為什麼要持咒呢?為了要防止鬼神障,因為我們無量劫來,有時候冤親債主,剛好到鬼神界去了,這時候你要持咒保護自己,因為你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

  《首楞嚴王三昧》有二個助行:一、持戒清淨;二、誦咒保護自己。這到經文都會說明他正行助行,而這二個修行之前的前方便就是,第一、了解你的目標在哪裡,你為什麼要修習;二、你今天所對治的什麼?是六根門頭的習氣。這就是整個《楞嚴經》講了三卷半,所謂「返妄歸真」的方法,這是講到修行。

  三、「修行位次」修行當然有它的過程

楞严经要义

  無漸次而立漸次。能歷之正助圓彰。

  在修行當中有一個能歷的心,也就是能念的心,我們這一念心從它不變的體性,它是沒有漸次的,真如的清淨法身,沒有所謂的前後好壞的漸次;從本質上是沒有漸次,但是從它的數量,從它隨緣的作用來說,就安立了漸次。

  意思是說我們要把心帶回家,但每一個人對家的感覺,是相同也不同,是不同也相同。這句話怎麼說呢?你看初一的月亮跟十五的月亮,光明是一樣的,但這二個數量不一樣,有大小的差別。所以說你今天把心帶回家,雖然大家的所緣境都是清淨的本性都是家,但是它的數量還是有它的差別,所以在沒有漸次當中勉強安立漸次。這時你就是「正助圓彰」正行就是正念真如,助行是持戒誦咒。

  即位次而非位次。所歷之轉依如幻。

  那麼你所建立的過程也是一樣,它數量的確是有位次,但它的本質也的確是沒有位次。所以「轉依如幻」轉我們的妄想,轉我們的攀緣心,而依止常住真心。你每一個修學都要讓你的妄想慢慢減少,要知道這是妄想,然後慢慢讓它減少,所謂「心常覺照,不隨妄轉」轉煩惱而依止真如。

  修學位次,我們今天要注意一個觀念就是「轉」字。《楞嚴經》在經文當中沒有講到一個斷除煩惱,沒有這句話,這是本經跟其它經典不同的地方。它認為煩惱就是真如,你不要斷它,你不隨它轉;你知道它是煩惱,你不要跟著它轉,它自己就變化,你看著它,它自己就變化了,你不要把它消滅掉,你只要保持覺悟就好,這地方的重點在「心常覺照」。古人說:主人翁,你要醒一醒啊!就是這個道理。

  從《楞嚴經》的觀念,你怎麼判定你的修學有沒有進步?

  就是你那明了的心跟外境接觸的時候,你發覺你妄想減少很多,你發覺你的想法都是從內心的道理生起的,很少從外境給你刺激產生的。你出家十年的時候,你很容易受外境的影響,出家二十年以後,外境對你的影響越來越少你就進步了。

  《楞嚴經》講到五十五個階位,都在判定今天你的心境界接觸的時候,你是老是用我喜歡做什麼,那就完了,你還活在感覺當中,那就完了!你這個人根本沒在修《首楞嚴王三昧》。你在整個修學觀念當中,你經常告訴你自己,我應該做什麼,我一定要做什麼,這種觀念越來越多,越來越強,表示你這個人成功了,你今天能夠慢慢的轉妄想而成為真心。

  《楞嚴經》很多枝末的東西它都不講,就講到根本,生死的痛苦,煩惱的障礙,是有根本的,就是妄想,你就是喜歡跟著感覺走;所有諸佛菩薩的功德也有一個根本,就是跟著道理走,跟著隨緣不變,不變隨緣,這個真理而走,跟著《大佛頂性》而走。

  講到分別真妄,返妄歸真,修學位次,到這地方其實《首楞嚴王三昧》全部講完了,《楞嚴經》的修學講完了,後面這二段蕅益大師說這是多餘的。為什麼講多餘呢?當然有它的功能,就是防止我們墮入邪惡,叫「破邪顯正」。因為我們今天的內心累積很多很多的妄想,那麼你現在要把妄想逼出來的時候,妄想會產生一個反彈的作用,所以我們要注意:

  第一、七趣的差別

  精研七趣。祇因迷此大佛頂理而妄受輪迴。誰達空華無別體。

  我們今天從妄想回到真心的時候,會有二種邪惡的情況;第一、產生邪惡的行為,第二、產生邪惡的思想。邪惡的行為就是破戒,所以佛陀勸勉我們說,雖然前面講到四種清淨明誨,但是佛陀還是把六道輪迴,六道中再加一個仙道,講到七趣的差別。告訴你絕對不要造惡業,每一個業都有它相應的果報。佛陀先講到因緣果報的差別,最後才匯歸到其實每一個眾生都是依止《大佛頂性》,都是沒有差別的。只是有些人迷了《大佛頂性》跟著感覺走,有些人悟了《大佛頂性》跟著道理走,就好像空跟華;虛空中本來沒有花,但是有些人就是因為自己的感覺捏造華出來。

  本沒有六道輪迴,是怎麼有六道輪迴呢?

  因為你跟著感覺走,因為你產生了感受,而生虛妄的想法,而這想法就產生很多很多的煩惱,然後你就是造業。

  為什麼有呢?

  本來沒有的,本來無一物,是你自己動念頭,你一動就有了。

  當我們找到真心的時候,當我們回歸返照清淨本性的時候,你發覺其實本來都沒有,說:「夢裡明明有六趣,醒後空空無大千」,你作夢的時候看到很多人怎麼怎麼的…,你醒過來的時候什麼都沒有,只是一念的妄想變現出來,所以講「空華無別體」。這個地方你不要產生太多的華,就是業力的問題,佛陀告訴我們持戒的重要。

  第二、五陰魔境

  詳辨五魔。本求悟此大佛頂理。而中途成惑。那知妄想作根原。

  前面是告訴我們不要破戒,這地方告訴我們不要“破見”思想。

  你今天在迴光返照你的本性的時候,會產生很多很多的幻境,你不要被它所迷惑,它有五十種陰魔,你要小心、你要小心!這個都是妄想作根源,都是你的妄想變現出來的,妄想你一逼它的時候,它會產生反作用力。(這到經文時會詳細說明)

  整個《首楞嚴王三昧》講完以後,佛陀又講了,業果的重要性,要我們持戒,又講到魔境的差別,要我們要保持正見,以「戒教」二門來保護《首楞嚴王三昧》,構成整個《楞嚴經》的結構。

  「稱讚法義」這法門有什麼好處呢?

  法門之殊勝:

  是誠一代時教之精髓。成佛作祖之祕要。無上圓頓之旨歸。三根普被之方便。超權小之殊勝法門。摧魔外之實相正印也。

  這一段蕅益大師以「教理行」教經、理經、行經,來讚嘆《首楞嚴王三昧》。從教法上它是一代時教的精髓,佛陀一代時教不離開「戒定慧」三種教法。但這三種教法完全具足的很少、很少,有些人偏重教法、戒法,有些偏重定,有些偏重慧。

  蕅益大師說:其實《楞嚴經》是整個大乘戒定慧的總合,而且它的戒定慧是相輔相成。

  蕅益大師說:「沒有出世的妙戒,絕無出世的定慧。」你沒有好好持戒,你絕對不可能成就定慧,但是「沒有出世的定慧,併失出世的妙戒。」一個人沒有智慧,你的戒也不會持得很清淨,因為你破見以後,你被天魔外道所誘惑,你遲早還是破戒。所以戒教二門、戒定慧三學在本經當中是互含互攝,相互幫助。這地方等於是把大乘戒定慧相互的關係講得很清楚,是整個一代時教的精華。

  第二、從理上說:成佛作祖之祕要。無上圓頓之旨歸。

  這講道理,道理就是心法,修行最重要就是你的心地法門。你看我們同樣在拜佛,我們這一念心同樣在憶念佛陀,但是功德不一樣,因為你內心當中的道不一樣;有些人的道是很圓滿,有些人的道是有偏差的,所以你得到的功德也有所偏差。〔禪宗〕講心中最重要的“道”就是二個方向:第一、「無住身心,身心無住,真空妙有,妙有真空」,本經當中就是,「不變隨緣,隨緣不變」。

  其實這個“道”都一樣,你要能夠在因緣當中保持不變,在不變當中又隨順因緣去積功累德,積功累德當中又能夠保持不變。懺公師父講一句話說:「依體起用,用還照體」這就是無上的心法,整個成佛作祖,整個圓頓止觀的無上心法都在本經當中。就是你的心地法門「云何應住,云何降伏其心」。

  第三、行。三根普被之方便。超權小之殊勝法門。

  本經不但道理講得清楚,它修行法門講得非常詳細,告訴你應該要怎麼樣去修學,首先你要有基礎。蓋房子你要先打地基,第一你的菩提心是不是發起,第二你說你要修行,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要對治誰。有人些人修行他不吃飯,但問題不是吃不吃飯,這跟色身沒有關係,你要知道這賊在哪裡。

  它的整個修學從道前基礎,二決定義到怎麼樣修正行,怎麼修助行,在修行過程當中,有什麼樣的魔境出現要怎麼辦;這回家的路有很多東西會誘惑你,你應該怎麼對治,它講得很清楚。

  古人講:開悟的《楞嚴》,成佛的《法華》。你《楞嚴經》看完,你大概不太需要親近善知識,從一個你現在妄想的狀態要怎麼樣回家,佛陀講得清清楚楚,你回家的過程當中會遇到什麼事情,你應該怎麼辦,都講得非常詳細。這是法門的完整性,總而言之是,「摧魔外之實相正印也」。

  古德說《楞嚴經》是末法時代的照妖鏡。你《楞嚴經》一看完,你自己修行足足有餘,你看別人修行,你就知道這個人修行對不對,你一看就知道這個人對不對;這個人修行有偏差,怎麼樣修行,你看《楞嚴經》你就知道,這個人修行專門不吃飯的,你一看就知道,它裡面有講,他為什麼不吃飯都講得很清楚,這個人修行他不睡覺的……。什麼是邪?什麼是正?《楞嚴經》這個鏡子一照,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沒有一個跑得掉的,《楞嚴經》是摧毀天魔外道的實相正印。這是講到『首楞嚴王法門』的廣大圓滿殊勝之處。

  那我們受持這法門有什麼好處呢?

  所以一念示人。滅業障如翻大地。依教行道。成菩提如觀掌果。

  (破惡)今天你能夠依止這樣的法門來正念真如,那你消業障是怎麼消呢?如翻大地。

  我們一般業障,古人說就像草,你去除草吧!把這草除完了。三個月再除一次。為什麼?斬草不除根,春風吹又生。《楞嚴經》不是的,《楞嚴經》是如翻大地,業障是從根本拔起,即便你不能馬上斷煩惱,但是煩惱對你的影響降到最低,因為它的根被你拔掉,起碼你可以做到不隨妄轉;我沒辦法對治你,但是你影響不到我。所以《楞嚴經》整個拔業障是如翻大地,它不是拿割草機去除草,它是把整個土翻起來,用那挖土機整個挖起來。

  (生善) 依教行道。成菩提如觀掌果。這是很殊勝的,如觀掌中菴摩羅果。

  丙三、遵古德以自述緣起

  遵古讚德

  智者大師。聞名遙禮。不憚其勞。般剌尊者。剖膊遠傳。不辭其苦。智旭生逢

  像季獲遘雄詮。自非大士神功。曷繇染指。特以文圓義妙。旨遠趣深。註疏雖多。宗極未立。悲了義之尚隱。痛迷津之孰告。不辭固陋。聊殫隙明。徧採眾長。折衷一理。研精竭思。再述玄文。不敢與前人苦較是非。但自向斯經深求脈絡。願我同仁。虛心著眼。必有知其同異淺深。違順得失者矣。

  (本經流傳到中國的因緣)

  「智者」大師 ─ 聞名遙禮 ─ 不憚其勞

  天台智者大師安立了「一心三觀」空假中三觀。這時有一位印度的法師來到中國,他說:「大師你安立的一心三觀跟《楞嚴經》的法門很像,《楞嚴經》也是表現不變隨緣,隨緣不變。空觀就是不變,假觀就是隨緣,你的思考跟《楞嚴經》的思考是一樣的」。

  智者大師聽了以後非常的歡喜(在隋朝的時候,《楞嚴經》還沒傳到中國。)智者大師在天台山建立一座拜經台,禮拜了十八年。但是他往生之前,《楞嚴經》還是沒傳到中國來,但是已經為我們中國的佛教結下一個殊勝的因緣,他替我們懺悔業障拜了十八年。這是本經流通到中國比較遠的因緣(隋朝)。

  「般刺」尊者 ─ 剖膊遠傳 ─ 不辭其苦

  比較近的因緣是唐朝 般刺密帝尊者剖膊遠傳不辭其苦。

  到唐朝的時候……,因為《楞嚴經》當初在印度是列為國寶,國王是不准外傳的。在那時有位 般刺密帝尊者他為了發心將此法門流傳到中國,他用刀子將自己的手臂割開來,把《楞嚴經》藏入手臂中,然後再將手臂縫起來,等到疤痕好了以後帶到中國,到中國以後再將手臂割開來,將《楞嚴經》展開來,再將《楞嚴經》翻譯出來。

  《楞嚴經》的流傳是很辛苦的,包括智者大師向西的禮拜,包括般刺密帝尊者的

  剖膊遠傳。這是讚嘆二位大師,為流傳《楞嚴經》所做的貢獻。

  先述緣起

  智旭生逢像季獲遘雄詮。自非大士神功。曷繇染指。

  蕅益大師說他自己是三生有幸,在相法的末年能夠得到這麼圓滿的無上心法,而我自己不是法身大士,我怎麼敢去了全盤了解其中的義理呢(這是蕅益大師的謙詞)?

  特以文圓義妙。旨遠趣深。註疏雖多。宗極未立。

  但是現在的情況是這部經,文義非常的圓妙,它的含意很深遠。簡單的講是“不變隨緣或講隨緣不變”但這道理是很深很深的,當我們運用在布施,運用在持戒,運用在忍辱的時候,這就有很多很多的內涵。而現在的註疏雖然很多,但是整個修學的宗旨都沒有明確的確定下來;也就是說註解雖多,但是有所缺憾。

  所以蕅益大師的心情感到,悲了義之尚隱。痛迷津之孰告。這麼一個殊勝的法門,但它圓滿的觀念沒有被開顯,裡面有很多很多的問題,沒有真正的讓我們告知,所以蕅益大師覺得他心中的確有話要說。(這是蕅祖說他自己作註解的心路歷程)

  正述作法

  不辭固陋。聊殫隙明。徧採眾長。折衷一理。研精竭思。再述玄文。不敢與前人苦較是非。但自向斯經深求脈絡。聊=依靠。 殫=盡心盡力。隙明=牆壁孔中的光明。

  蕅益大師說:我自己個人修行是不圓滿,是固陋的(蕅祖的謙詞),但依著我一份的心力來發明隙明(牆壁口中的光明)。我希望能夠把這光明帶給大家,把諸位大師的優點都摘立起來(《楞嚴經》明末四大師都有註解。紫柏大師,憨山大師,蓮池大師,蕅益大師)。蕅益大師等於是把前面三大師的觀念都糅合在一起,然後再經過自己的深入思惟,而作出《楞嚴經玄義》跟《楞嚴文句》。

楞严经要义

  蕅益大師他作完這一部註解以後,他自己的心態是,我不敢與前人苦較是非,自向斯經深求脈絡 。站在人的角度,我不敢跟大家爭對錯,創造對立,各有各的心得,但在法上,我好好的把我的觀念發揮出來。

  願我同仁。虛心著眼。必有知其同異淺深。違順得失者矣。

  只要大家能夠好好的用心去研究這部經,也一定可以得到它殊勝的受用。

  這次的註解《楞嚴經》的講課,在觀念上以蕅益大師為主,明末三大師作輔,在觀念上。在消文上我們參考三位大師,通理大師《楞嚴經指掌疏》,圓瑛法師《楞嚴經註解》,海仁老法師的註解。

  總 結《楞嚴經》的整個觀念是「返妄歸真」,你要先了解什麼是真妄。

  「生滅心」,我們的生滅心是從八識產生的;八識叫異熟、思量、了境 。異熟就是它創造了業力,從業力中產生一個思量,產生自我的觀念,然後再去了別外境。

  我們過去造了很多的業,現在產生很多的果報,福報大的人產生安樂的果報,福報差的人產生痛苦的果報。總而言之,我們會產生很多很多的“受”。當這感受跟第六意識接觸的時候,我們又產生一個想法,又會去創造未來,這想法又造業。所以我們整個生滅心不離開八識,《楞嚴經》其實在破八識。

  什麼是八識?一個是“受”由第八識主導,你過去是什麼業,它就現出什麼果報,給你什麼感受;你感到很快樂,你也不要太高興,那只是一時的感受“生滅心”;你感到很痛苦你不要沮喪,那是第八識一時的感受而已。

  那我們今天如果跟著感受而走,就產生很多顛倒想,然後就這樣過去的業創造今生的果報,這果報受用以後又創造一個業,這業又創造一個果報,又讓我們產生感受,這感受又讓我們產生錯誤的思想,就產生一個生死的輪迴。

  我們怎麼辦呢?

  「正念真如,逆流照性」。首先你不要跟著感覺走,不要跟著妄想走「逆流照性」逆這個生死流而照了你清淨的本性。然後慢慢慢慢的從第六意識回到第七回到第八,最後回到真如本性,找到你清淨本然的家;然後在這“家”當中,以不生滅心提起你的『佛號』。『佛號』這正念的力量,魔王不能干擾你,煩惱不能干擾你,那個『佛號』的力量就特別的堅固,「禪淨雙修」。以禪觀《楞嚴經》的三昧破除煩惱障,以念佛來構成感應道交,就是這個道理,以心力來感應佛力。

  当师兄能够按照念楞严经的仪轨去诵读的话,那么师兄也是能够很好的体会到经文中讲解了什么内容,同时能够师兄也会知道更多修行楞严经的功德是什么。


  • 上一篇:楞严经视频读诵
  • 下一篇:楞严经解读